[img]//news.yunnan.cn/pic/003/025/801/00302580119_dab377f" />
街舞,也能有引人深思的“炸”


  原标题:国内顶尖编舞师《这就是街舞3》人气舞者黄潇街舞,也能有引人深思的“炸”
[img]//news.yunnan.cn/pic/003/025/801/00302580121_9961a985.jpg" />[img]//news.yunnan.cn/pic/003/025/801/00302580119_dab377f5.jpg" />[img]//news.yunnan.cn/pic/003/025/801/00302580120_241b54b8.jpg" />  黄潇被淘汰了。
  9月26日,综艺节目《这就是街舞3》播出了半决赛,参赛舞者黄潇止步于此,未能进入该节目最后的总决赛。
  虽然作为编舞师的黄潇抱有遗憾,但他在舞台上仍然留下了诸多让人惊叹的舞蹈作品。他编排的《隐秘的角落》《双》《丹青》等作品,多次登上微博热搜,引发网友广泛讨论。这些作品让观众和网友连连惊呼,“黄潇的编舞太厉害了”“《这就是街舞》变身《这就是编舞》”……更让节目导师钟汉良佩服:“黄潇有最艺术的表达,最害怕碰到和黄潇的作品对决。”
  熟悉舞蹈综艺的观众对黄潇的名字并不陌生。国内舞蹈综艺最初开始流行的时候,他便崭露头角,19岁就夺得了《舞动奇迹·舞动之星》节目冠军。此后,黄潇步履不停地参加着国内外知名的街舞比赛和舞蹈综艺。
  已是国内顶尖编舞师的黄潇,1989年出生于四川康定,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,现在该学院流行舞系任教。他擅长爵士舞、嘻哈舞、民族舞、古典舞、现代舞等多个舞种,有长达10年的芭蕾舞训练基础。他所编排的舞蹈常常横跨多舞种,使街舞呈现不同的面貌,同时富有更深层次的人文内涵。
  就在黄潇被淘汰的那期节目播出当天,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了他。当时,他还身处上海,准备着最后决赛的返场节目。排练的休息空隙,黄潇与我们一同分享了鲜有人知的编舞心得和学舞的经历。
  编舞灵感来源于艺术展览和剧作
  舞台中央,黄潇身着白衣,手执毛笔站立,身旁环绕着众多舞者。音乐起,黄潇似指挥家一般,用毛笔带动着各个舞者随他起承转合。直至末尾,中空的画卷忽地出现,定格着身姿各异的舞者。黄潇立在画卷前方,毛笔点睛,结束表演。原来,他化身“神笔马良”,用舞蹈为观众献上了一幅《丹青》。
  出乎意料的画卷让众人震惊,更完美诠释了“中国风”的主题。不单是《丹青》,在《这就是街舞3》的舞台上,黄潇作为团队主要编舞师,留下了诸多精彩绝伦的作品,引得观众连连感叹其编舞的魅力。
  让观众意想不到的编舞想法,大多源自黄潇在生活中对其他艺术的热爱。黄潇坦言,他的生活是单一的,逛街、看展和观剧是他除舞蹈之外仅有的爱好,“我只要有时间,就去看艺术展览或者是看话剧、音乐剧等剧作。我喜欢感受和吸收更新鲜的事物,融合在舞蹈里。”
  《丹青》的灵感就来源于一幅3D画作。“我当时编舞时,突然想起曾在某个画展上看过的一幅3D画。画中的人物和环境都呈立体的状态,但它同时又是用画的形式呈现出来。我想,如果在舞蹈里运用3D元素,是否会更加有趣呢?”黄潇回忆道。
  黄潇并没有刻意记录所看到的艺术作品,他只是将某些印象放在了脑海里,等到编舞时灵感迸发再运用到舞蹈之中。《隐秘的角落》便是他看完同名网剧所编排的作品,他将悬疑剧情浓缩在5分钟之内,既保留了剧作的经典元素,还加入了自己的理解,用舞蹈延伸了剧情的发展。
  一曲儿歌《小白船》作为舞蹈开篇,瞬间将观众带回了原作《隐秘的角落》的氛围里。黄潇未上舞台就进入了角色,眼神和动作引人猜测。5分钟的剧情中,黄潇扮演的角色让观众有着疑惑:到底是和伙伴共患难还是设局欺骗伙伴呢?舞蹈结尾处,黄潇一人转动座椅,更有人猜想,这个动作的表达代表着发生的一切似乎只是一场梦境。
  多样的猜想正是黄潇想要的效果。“我希望在短短几分钟的舞蹈里,能让大家看得懂故事内容,就像看了一场舞蹈电影一样。可能我每一个编舞节目的方向都不一样,所以编排的思路和方法也会有区别。《隐秘的角落》是我在最后上场前,才确定最后起身的动作和上场前表演的状态。”
  原本的结尾动作有许多版本,如黄潇最后坐在一旁,舞台的另一个地方打开一组灯光;或是舞台后方的电梯打开之后,将伙伴们放出去……而最后还是选择了“转动座椅”作为结尾。“这个动作是一种时间流逝的状态,可以有更多的解读。它毕竟是悬疑题材,我希望收尾时不要过于具体,而是能够给观众留一些想象空间。”黄潇解释道。
  街舞不是只有技术的“炸”,我要的“炸”是带给观众思考
  不拘于具象表达,呈现不同的解读元素是黄潇编舞时喜欢的处理方式。他认为,观众欣赏舞蹈之后有不同的解读,就是作品的成功。在《这就是街舞3》中,反响最热烈的舞蹈《双》仍旧秉承着这一想法。他与霹雳舞者乔治搭档,一柔一刚,一正一邪。有人认为,乔治的白衣和展现出的力量是“正”,黄潇疯癫的造型是“邪”,这是正与邪互相博弈的过程。也有人认为,他们的表演其实是一个人的“两面性”,是普通人在生活中的自我挣扎。更有人将他们表演解读为宗教故事……
  如此受欢迎的作品是黄潇在这个节目中编舞用时最短的一次,两天时间就确定了主题、音乐和编排。编舞最初,他的搭档是女舞者盖盖,黄潇饰演妖怪,盖盖则饰演道姑。可是,排练时,黄潇发现他们二人的身体柔软度相似,“正邪”对立的效果不明显。因此,黄潇找到新的搭档乔治。
  乔治,作为霹雳舞者具有强大的身体力量,和黄潇有着明显的反差。新搭档的配合,让黄潇迅速作出了主题和细节的改变,使节目更加完善。
  《双》的开场就让众人叹为观止。一束灯光从高处直下,照亮舞台的中央,乔治双手合十站立,他的肩膀正承受着站立的黄潇。音乐一响,站在乔治肩膀上的黄潇颤动头部,隐藏在头发之中的金粉缓缓落下,开启了两位舞者的较量,台下惊呼之声此起彼伏。
  “想到使用金粉是排练时加入的元素。一方面能够增添视觉效果,另一方面可以更好地体现压抑的状态。我站在乔治的肩膀上,金粉撒下时,是一种黑暗压迫和死气沉沉的表示,这是金粉赋有的意义。”黄潇讲道。
  此后,黄潇和乔治开启了更多合作,两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。黄潇喜欢参加综艺节目的原因之一也正是因为可以认识新的朋友,带给自己更新鲜的体验。
  《这就是街舞3》的淘汰赛中,黄潇献出了人生第一次临场发挥的“斗舞”。“虽然跳了那么多年的舞蹈,但那天是我第一次参加battle。其实我自己感觉表现还可以,如果再来一次,也许我会表现得更好。”黄潇笑道。
  虽然斗舞的结果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,但他的临场发挥震惊了在场选手。黄潇的斗舞完美地结合音乐,与对手作出挑衅,展现出了斗舞应有的态度。
  “斗舞”使他体验了一次全新的状态,“斗舞的临时发挥和编舞大相径庭。编舞需要考虑整个舞蹈的逻辑感,需要思考作品的整体框架和起承转合等各方面的因素。而斗舞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状态,需要自己享受当下的音乐,豁出去地跳舞就可以了。”
  黄潇直言,编舞是“费脑子”的。与斗舞不同,他对于“作品”有着自己的定义,“我认为,一段舞蹈称之为作品,就一定要赋有它的意义。作品不是一次秀,不是单纯地展示,因此我希望作品在表达上有更多的丰富性和艺术体现。如果只是很酷很炫很热闹的秀,对我而言总是少了些内容。街舞的‘炸’不是只有技术的酷炫,我要的‘炸’是‘内炸’,是要观众看完作品之后给他们思考的空间。这样才能让作品更生动。”
  现代舞还是街舞?是街舞,但这不重要
  为了更加生动地完成作品,黄潇在此次节目中,编舞时间最久的作品是三人舞《鸟语花香》,耗时六天才完成。“我们把《鸟语花香》磨合得很细腻,包括每一个水滴声的质感、身体语言的表达,都做了修饰和调整,甚至还有我们三个人之间气息的统一,吐气和发力的方式、用力的程度,这些都做了很细微的调整,所以用了很久的时间。”
  舞蹈《鸟语花香》中充满自然声音的纯音乐配合着街舞,这是黄潇作品中常见的风格。它与黄潇早期作品《迁徙》是同一风格,均表达了他对大自然环境的人文关怀。黄潇曾表示,《迁徙》是他编舞里最喜欢的一个作品。
  “《迁徙》的表达在当时的街舞圈中算是前所未有的。那时,很少人会用大自然气息的纯音乐去跳街舞。音乐中没有过多的状态,没有鼓点和固定的结尾,与平常街舞用的音乐差距较大。因此,《迁徙》是一种全新的尝试和融合。”黄潇回忆道。
  这样的尝试和融合也让黄潇遭到了质疑。从最开始参加街舞类比赛到现在的街舞综艺,总有一些观众认为黄潇的跳舞方式是现代舞,和街舞并无太多关系。黄潇对这一质疑习以为常,他解释道:“当真正的现代舞舞者来看我的舞蹈,一定不会说这是现代舞。因为我的身体肌肉方向、发力方式,以及力度的处理都是属于街舞的。只是表达过程中,运用了纯音乐的形式,会误以为是现代舞。抛开音乐,我跳舞时身体的质感是街舞的。这就是一种融合。”
  黄潇并不愿意去限定自己的作品是街舞还是现代舞。在他看来,舞蹈都是一种表达,只是看自己用什么方式去表达。“我们现在接受的事物已经不是单一的东西,而是丰富和多样的。大家都在作出不同的尝试,现在跳的街舞也不是街舞最初的样貌。我们有了自己的理解和感受之后,为什么不能去做一些自己的尝试呢?”
  自《迁徙》之后,黄潇的作品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。虽然,他没有只对一个舞种风格产生浓厚的兴趣,但他反而觉得专注了自己的方向。“我学到的东西,就没有办法去忘掉它。如果我学了之后不运用它,那么我不如不学。我喜欢把我感受的东西,用我自己理解的方式更好地诠释出来。不管别人讨论这是现代舞还是街舞,对我而言,是我想要表达的感受,就已经足够了。”
  自从2008年,19岁的黄潇就开始参加综艺,并一举获得了《舞动奇迹·舞动之星》的冠军。此后,他接连参加专业的街舞比赛和舞蹈综艺,每一次,他都带着全新的舞蹈突破着自己。
  2013年参加《舞林争霸》,黄潇尝试了国标舞、现代舞、爵士等多个舞种的表演,建立了自己的舞蹈风格。金星曾评价:黄潇对音乐敏感性的把握、捕捉、控制,瞬间的把握,包括他的神态和肢体语言的协调性都是极其精准的。
  有时,他会想象着自己如果不是黄潇,而是社会当中的某一个人群、阶级或者是另一个角色,会是什么样子呢?带这个疑问去编舞,让黄潇产生了更多的灵感。
  2016年他所成立的Hellodance舞团参加国际街舞比赛Arena时,编舞作品《贫与富》更加体现了他的人文内涵。《贫与富》讲述了穷人与富人之间的差异悬殊,探讨了人性中为了欲望的不择手段。黄潇回忆道:“这个作品的经历让我很难忘,我化装成为穷人,变身乞丐去表演舞蹈。而编舞时,我就更想感受一下,如果一个乞丐到街上是什么感觉。我就真的化装成了乞丐,去成都街头伪装乞讨。”
  不仅想到了角色的转变,他还想过自己变老之后是否还能跳舞的问题。黄潇曾幻想着和一群朋友跳舞跳到老,扮上老年妆,饰演老年舞者,和一群朋友一起跳舞。他的作品《夕阳红》还参加了2017年街舞比赛WOD,他觉得变老之后还在跳舞是一件很酷的事情。
  我想留下可以让大家记得住的作品
  真的会跳到老吗?
  黄潇并没有那么肯定,相反,他还没立志要跳一辈子舞蹈。“我不想给自己这样的限制,我比较佛系,需要看自己的状态。如果真的有一天,我不喜欢舞蹈了,那么就没有必要继续坚持了。但是,我现在还是那么喜欢跳舞,我会继续做下去。”黄潇讲道。
  佛系,是黄潇对自己的评价。从小学习舞开始,他就有着佛系的一面。不论是阴差阳错地选择了街舞,还是对于比赛名次的看法,他总是接受着到来的一切。
  6岁时,生活于四川康定的黄潇,最初想学习的是架子鼓。而他的爸爸跑遍整个康定县,都没有找到架子鼓,只好送他去不需要购买任何东西的舞蹈班学跳舞。黄潇的父亲抱着强身健体的目的让他学习舞蹈,竟然慢慢让黄潇产生了兴趣。
  12岁,黄潇考入了四川省舞蹈学校,独自离开家乡学习民族舞、古典舞和芭蕾等多种舞蹈。成年之后,黄潇接着考入四川音乐学院,又一次阴差阳错的选择降临了。
  报考专业时,黄潇一心想要学习现代舞,但他误以为现代流行舞就是现代舞。填写完志愿才明白现代流行舞就是大家俗称的“街舞”。“刚入学的时候很苦恼,我一开始不能接受街舞,总以为街舞是不听话的孩子才学习的舞蹈。所以,我仍然偷着学习现代舞课程,不想放弃现代舞。不过,在我接触街舞之后,发现了不一样的魅力。我像发现了‘新大陆’,开始喜欢街舞。”
  喜欢尝试不同舞种,容易接受新鲜事物,使得黄潇逐渐走向了编舞师的道路。从小至今,他擅长爵士、嘻哈、中国民间舞、中国古典舞等,并有着长达10年芭蕾舞基础训练的学习,让他在街舞之中有着难以摒弃的舞种融合的想法。
  “以前总在想怎么寻找我自己的方向呢?我寻找的不是某一个固定舞种的方向,而是如何把我所学的舞种变成一体,将它们组合在一起。也许我一直都在做这件事。”黄潇感慨着。
  黄潇被淘汰了。
  他与《这就是街舞3》的舞台告别时,忍不住流下泪水:“我虽然参加过许多次比赛,但这是最幸福的一次。感谢这个舞台,让我留下了许多的作品。”说完,他跪下行了大礼,和脚下的舞台告别。
  一次次的综艺,一场场的比赛,黄潇继续展现着佛系的一面。他并不在乎比赛的结果到底如何,更让他在乎的,是有没有留下好的作品,“这是我所追求的——我希望我的编舞是能够让大家在很久之后,心里面还能想起和不断思考的作品。因为我想留下可以让大家记得住的作品。所以,既然我选择了去做这件事,就必须更加认真地做好。”(记者 韩世容)
  

标签